誰說島本和彥只是個熱血傻瓜的?---談「驚爆點」 tp

 

   
 


提到島本和彥這個名字,大部份人的第一印象就是「熱血」、有魄力的效果線、崇拜演假面騎士一號的藤岡弘,自稱是「炎尾燃」等等……總之,他的作品總給人一個「熱血傻瓜」的感覺。但是這部「驚爆點(Wonder Bit)」卻令人刮目相看!島本在這部作品中所展現的想像力,幾乎快追上了藤子F不二雄的「異色短篇集」的程度。

例如「和自己賽跑的人」就興藤子的某部短篇作品的點子很接近,不過,兩人想表達的主旨卻有所不同(註一)。其實理由很簡單,因為島本的心裡仍舊有一個「正義」的標準。就拿「這就是正義!」這篇來說,本篇可算是一個熟悉特攝英雄片的狂熱份子,在熱血激情過後,對自己所信奉的「正義公式」提出的反思討論(註二)。

如果這部作品是出自藤子的筆下,很可能會出現正邪不分的混亂結局(因為藤子的心中是沒有『正義』的標準的,世界也可以倒過來看。)然而島本最後卻還是肯定了「正義」,雖然他也明白指出---這個名詞的定義是含混模糊的。

熱愛人「假面騎士」的島本自然也不忘記創造了一個超人英雄,只不過變身的造型從蝗蟲改成了人見人厭的蟑螂。(變身的原理則抄自『變蠅人』,原本『主角在進行傳送實驗的時候,突然被一隻蒼蠅闖入』被改成了『主角在洗蒸氣浴時,被一隻蟑螂闖入』…)。「蟑娜人」以快轉方式帶過了大部份的「假面騎士」劇情公式(諸如什麼發現了強敲的弱點啦、危急關頭被神秘的『女超人』所救啦、還有『女超人』在死前才被發現原來是男主角的愛人啦……等等)。
只是故意把造型設定成令人噁心的蟑螂,考驗諸位特攝英雄迷是否有「美形至上」、「以貌取人」的種族歧視……

前幾年,由於某位漫畫家「遊X」(又叫「X人」)的作品,引起了主婦們的抗議,並進行了一連串的掃黃行動,清除了一堆「有害漫畫」。很顯然的,島本和彥對這種事相當不以為然,因此請出了本書第一集的主角「實體肯」,並賦興了他新能力;不僅能任意的進出書籍、影片中「身歷其境」,還能任意的改動情節!事實上,實體肯的作法就代表了我們這兒所謂的「新聞局的那隻黑手」,可以隨意刪改「他認為不妥的內容」(在日本而言,就是指『掃除有害圖書』那群人的作為。)那麼,島本和彥是個贊成畫淫穢圖片的H漫畫家嗎?其實不然。在「假面助手---正義絕技」一篇中,漫畫家「島本和」(就是島本和彥繼『炎尾燃』後又一個在作品中的『第一人稱代名詞』啦!)說過:「當我畫這些裸女的時候,下筆時一心只想著女性豐潤唯美的軀體,哪裡能叫做骯髒淫穢?如果你認為這樣的畫面還叫『有害』,那我寧願把我自己累得半死畫出來的這份原稿撕掉!」這或許可以說明他對這種「以自己的標準評判別人的作品是否淫穢」的看法。(不過,我們這兒有著:「我就是標準!我當然有權判定你的作品該不該禁!」的心態的官兒可不少,所以…唉!)

看到這兒,許多人一定奇怪:「怎麼這『驚爆點』的第1集和第2、 3集完全不一樣?」關於這點,作者自己在第1集書末已有了說明……從前從前…有一個「漫畫之湖」,所有的漫畫家都到湖裡去撈「點子」,有一個叫炎尾燃的,很不幸地撈到了「實體肯」這個點子,又更不幸的把點子掉到湖裡,於是湖水中的女神就出來問他:「你掉的是這個『驚爆點』嗎?」誠實的炎尾燃就說:「不是,我掉的是一個很爛的『實體肯』點子」,然後女神為了嘉獎他的誠實,決定一輩子留在他身邊…(藤島康介:「喂!喂!」)啊!不是,是送給他『驚爆點』的構想…什麼?看不懂?提示一下,這個故事就是告訴你:當你把斧頭掉到湖裡的時候,如果有仙女出來問你掉的是金斧頭還是銀斧頭時,記得一定要誠實回答,這樣才可以把金斧頭和銀斧頭都A到手…(炎尾燃:「我是這個意思嗎?」)


註一:基本上,島本和彥的作品是偏向有「勵志」味道的,例如「天使與惡靈的賭局」也有一點勸人向上的情節:當你走進錄影店,一邊陳列著勵志教育片,一邊卻陳列著散發出誘人氣息的 A片…啊!多麼今人難以抉擇……(?)

註二:而且這邊有一個續篇在第 3集的開頭,敘述科學家首藤雷租到一棟房子,沒想 到這房子約前任房客是惡魔黨首領(大概是把錢都用來征服世界,交不出房租而被趕走的吧?可憐……),導致有一堆消息靈通的超人英雄,不停的進攻他家……。(這個故事告訴我們:租房子要小心,不要租到惡魔黨的秘密基地…)

PS:實體肯( )的 原版日文為「驗」,與「實體Game」諧
音。




「驚爆點」的精華內容介紹

少年「實體肯」不論做什麼事都很容易進入「身歷其境」的狀況(包括看A書也會!)因此他在玩各種電動玩具及Game時,都會遭遇到……相反地,玩任何事都能保持超然立場做壁上觀的「局外人」,和凡事都會不由自主地投入的「通靈人」比賽打電動,誰會贏?(以上為「驚爆點」第一集內容梗概。)

如果人類不能「挑食」,而是由食物來「挑人」,你會被哪些食物挑中呢?大怪獸襲擊日本,迎戰之道不是自衛隊也不是科學特搜隊,而是巨大化的女子摔角選手?從來只有「冰溫熱飲機」,可曾有過「能體諒你的需要而燒出適當溫度開水」的熱水壺?像「五星」的羅格那一樣,複製許多個自己的肉體當「備份」以防不時之需是否可行?如果你能預測自己未來的「人生機率線」,是否一定要選擇最有利的一條路?阿拉丁的神燈精靈只能許三個願望,遜!改成一萬個願望?酷 !「維護正義、打擊邪惡」是所有超人英雄的共同使命,然而「正義」又是什歷?(重要的是,「你的「正義」和「我的「正義」指的是同一個東西嗎?)現代男女的不婚率偏高,能靠「夾娃娃機」來解決嗎?快樂的時候總是過得特別快,痛苦的一天則是「度日如年」,是否這是新的長壽之道?男女之間幸福的保障何在?是遠大的前程?豐厚的收入?還是優頁的遺傳基因?初出茅廬的漫畫家遭到「邪惡出版社」的改造,使他變成了一下筆就會畫出棵女的「假面助手」(漫畫家M氏:「哇!真好!好希望有這種出版社抓我去改造……」),但有裸女的畫面就一定是「有害圖書」嗎?以上的眾多問號,讓「驚爆點」第 2、3集告訴你!



 
   

回上頁